高温氧化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氧化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侯斐证券市场红周刊加息剑指通胀大盘踟躇前行

发布时间:2021-10-14 19:01:58 阅读: 来源:高温氧化铝厂家

侯斐证券市场红周刊:加息剑指通胀大盘踟躇前行

侯斐证券市场红周刊:加息剑指通胀大盘踟躇前行 更新时间:2011-4-10 11:06:07   为抑制国内日益高涨的通胀,央行4月5日宣布再度加息 25个基点,此次加息虽对国内通胀有一定抑制作用,但恐因此将吸引大量热钱进入中国;同样是抑制通胀,4月7日欧洲央行也宣布加息25个基点,此次加息为金融危机以来欧洲首次加息,但可能因此导致美元继续大幅走低,并间接助推原油、黄金等大宗商品再创新高,加大了新兴经济体输入性通胀风险。

目前,多项数据暗示大盘具备了上攻能力,特别近两周低估值板块的活跃推高了股指,但本周央行的提前加息意味着货币政策的收紧,大盘想站稳3000点并以此为起点上行,仍需时间换空间。

宏观评述

通胀高点未至调存准指日可待

本刊记者侯斐

4月5日,中国加息;4月7日,欧洲加息。同是25个基点,同样剑指通胀,不同的是,欧洲央行的加息被认为开始进入加息通道,而中国则被认为进入加息通道的下半程。

欧洲加息,缓解热钱流入却无解输入型通胀

伦敦时间4月7日,欧洲央行宣布加息0.25个百分点,欧洲的基准利率增至1.25%,这也是欧洲自2008年7月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首次加息。

我们的决议将有助于控制欧元区的通货膨胀,将通胀率中期内控制在2%范围内。只有如此,货币政策才可能对欧元区经济增长做出贡献。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表示。在过去4个月,欧元区通胀率达到2.6%,超过欧洲央行设定的2%的上限,与此同时,2月份的制造业物价指数高达6.1%,导致未来欧元区通胀加剧的担忧。

看来欧洲央行真的很德国,坚守2%的通胀上限。清华大学教授、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李稻葵表示。但对欧元区整体利益来讲,我以为不一定是最优,欧洲当务之急是缓解欧债危机,加息是伤口撒盐,大敌当前,控制通胀非当务之急。

不过,欧洲加息却可能使纠结的中国货币当局稍松了一口气,李稻葵认为,这对我们缓解热钱涌入有利,有利于我们宏观调控。中信建投的宏观分析师魏凤春分析道,欧洲央行加息导致欧洲对热钱的吸引力增加,可能在短期内部分影响到热钱的流向,从而减少我国的外汇占款,进而减少为对冲外汇占款而增加的基础货币投放,对目前过多的流动性有一定的缓解作用。

魏凤春还认为欧洲加息不可能从根本上扭转输入型通胀对我国的影响,更何况中东和北非的局势并不明朗,石油等大宗商品的价格走势受多重因素影响,欧洲加息这一单一因素还无法决定未来大宗商品价格走势,未来输入型通胀仍将存在。

通胀高点未至,调存准指日可待

输入型通胀难解,国内流动性也泛滥依旧。内外夹击下,3月份的通胀超过5%几乎已是板上钉钉,而且如果未来国际局势继续不确定,石油等大宗商品的价格继续高涨,也许3月份的CPI还并不是年内的高点。加上翘尾因素,多数券商判断CPI高点可能将于二季度到来。

从流动性的角度来看,4月份公开市场到期资金达9110亿元,虽然刚刚使用了加息、调存准等货币政策工具,但从市场资金面的情况来看,市场资金仍然较为宽松。为回收过剩的流动性,本周四央行再次发行600亿元一年期央票以及160亿元三个月期央票。因为周二加息,本周发行的一年期央票利率也相应上调。但令人意外的是,央票利率上涨的幅度超过预期,该利率上涨10.66个基点至3.3058%,再次超出目前的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3.25%的水平。

这表明未来还有加息的空间,光大银行宏观分析师盛宏清对《红周刊》说,今年不排除加息4次的可能性,而且欧洲央行的加息也为中国加息留出了一定的空间。高盛首席经济学家乔虹也同意此说法,但她认为,这只是一种指示作用,一般情况下,这种现象的出现确实预示着未来加息的可能,但时间上并不意味着立刻就会实施,3月中旬也曾出现过一年期央票利率高于一年期定存的情况,但最后到4月5日才实施。

相比之下,调存准的可能性更大一些,盛宏清就表示:调存准指日可待。除了对冲天量的到期央票,外汇占款也让央行不得不调。从数据来看,前两个月外汇占款已经达到7160多亿元,假如全年外汇占款规模与去年持平,要全部对冲掉还需提高存款准备金率 5次,到22.5%。

三率齐升的政策组合拳

除了利率、存款准备金率,汇率也可能在对抗通胀的道路上助一臂之力。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张晓慧日前发文表示,2002年下半年以来,持续、大量的国际收支顺差成为中国经济运行中的一个显著特征,并对中国的货币政策产生了重大影响。国际收支顺差使中央银行不断被动购入外汇、吐出过量的人民币基础货币,并直接增加货币供应,从而形成流动性过剩的压力从这段话不难看出,央行在制定货币政策上的无奈和两难。从今年前两个月的情况来看,虽然出现了贸易逆差,但多数分析师认为这是季节性的因素导致,并不具备持续性。因此,经济学家认为,如果允许人民币适量升值,减少贸易顺差,从而减少外汇占款不失为对抗通胀的方法之一。

但人民币升值如果吸引到更多的热钱,此举则可能得不偿失。对此,乔虹对《红周刊》分析说:加息和升值同步进行,确实会吸引更多的热钱,这一现象在2007年表现得很明显。但是今年的情况可能有一些特殊性,首先,前两个月出现了贸易逆差,其次,目前负利率的存在催生出许多资产泡沫,这些快速膨胀的资产泡沫将可能吸引更多的短期逐利资金,如果不尽快地抑制通胀,打压资产泡沫,可能会吸引更多更危险的热钱,因此,政策需要在升值和打压资产泡沫中选择一个微妙的平衡点。所以,我们认为,尽管升值可能会吸引热钱的流入,但未来12个月,人民币仍然可能逐步升值6%左右。

北京治尿毒症医院排行

呼伦贝尔四维彩超

临沂青春痘专科医院

治疗白斑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