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氧化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氧化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晋朝人物司马颖简介-【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24:12 阅读: 来源:高温氧化铝厂家

晋朝人物

本名:司马颖

字号:字章度

所处时代:西晋

民族族群:晋人(汉族)

出生时间:咸宁五年(279)

去世时间:光熙元年(306)

祖籍:河内温县

爵位:成都王

封地:成都国[1]

官职:丞相、皇太弟

人物生平封成都王

太康十年(289),时年11岁。受封成都王,以益州的蜀郡、广汉、犍为、文山为其的封国,食邑十万户。后来蜀中大乱,304年李雄称成都王,建立成国,益州沦陷。后拜越骑校尉,加散骑常侍、车骑将军。

元康九年(299),时年21岁。散骑常侍贾谧与皇太子司马遹下棋,贾谧与司马遹争道,态度颇为倨傲。司马颖在坐,厉声斥责贾谧:“皇太子国之储君,贾谧何得无礼!”。贾谧惧,言于皇后贾南风,于是下诏封司马颖为平北将军,离京出镇邺城。后转镇北大将军。

讨伐赵王

永宁元年(301),时年23岁。赵王司马伦篡位称帝,升任司马颖为征北大将军,加开府仪同三司。齐王司马冏传檄讨逆、起义兵反司马伦时,成都王司马颖从卢志之言,发兵响应,与河间王司马颙、齐王司马冏共讨司马伦,行军至朝歌,众二十余万。先锋赵骧与敌将士猗、许超、孙会战于黄桥,败绩,死伤八千余人。司马颖欲退保朝歌,王彦、卢志劝谏:“现在我军失利,敌军得志,有轻敌之心。若现在退缩,士气沮丧,则不可复战。何况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如挑选精兵,连夜进军,出其不意,以奇制胜。”司马颖从其言,帅诸军击之,大战于湨水,敌大溃,孙会弃军南逃,司马颖军于是渡过黄河,乘胜长驱直入。

四月,左卫将军王舆与尚书广陵公司马漼领兵入宫杀孙秀等人,幽禁司马伦,迎惠帝复位。司马颖入京都时,赐死司马伦。同时派赵骧、石超等助齐王司马冏在阳翟攻讨虏将军张泓,张泓见势投降。司马冏此时才可率兵众入洛阳,自以第一个举兵讨伐而专擅威权。司马颖亦不领功,向惠帝说是大司马司马冏之功勋,托辞出宫,回镇邺城。

六月,回邺城后,惠帝下诏派兼太尉王粹赐司马颖加九锡殊礼,进位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假节、加黄钺、录尚书事,入朝不趋,剑履上殿。接受大将军封衔,辞让殊礼九锡,又上表提及参与讨伐的功臣卢志、和演、董洪、王彦、赵骧等五人,全部封为开国公侯。司马颖又上表请求运十五万斛粮食解救受战祸影响的阳翟居民,更接纳虑志建议造棺木、收殓黄桥战死的八千士兵,又设立墓园、祭堂和纪功碑,并表彰其家,加两级优待;并命河内温县长官埋葬司马伦的一万四千名战死士卒。这些举动使司马颖的名望更高。

遥控朝廷

之后,齐王冏专权,作威作福,骄奢日甚,令人失望,成都王颖于是众望所归,望能改善国家。惠帝下诏喻司马颖入朝辅政。司马颖亲信的宦官孟玖不想回洛阳,加上母亲程太妃爱恋邺都,致使司马颖犹豫未决。同时司马颖的义募军队想回到家乡,他知义募军队不可留,所以遣散,以安百姓。

太安元年(302),时年24岁。河间王司马颙上表数其罪状,司马颖不听卢志劝谏,亦起兵应之。十二月,长沙王司马乂打败并杀害司马冏,司马乂掌权。司马乂虽然总掌朝中大权,但事无臣细都会向邺城的司马颖报告和询问,故此司马颖实是遥距执掌朝政。

太安二年(303),时年25岁。义阳蛮张昌因无法忍受新野王司马歆的严法,聚众数千人在荆州作乱,后更杀司马歆。司马颖拜表南征,所在百姓都响应参军。但不久张昌就被陶侃平定。司马颖此时恃著功勋而骄奢,令百度弛废,比司马冏更差。司马颖正准备胡作非为,但忌惮朝中的异母兄长沙王司马乂。此前不久,河间王司马颙暗中指使河南尹李含、侍中冯荪和中书令卞粹等刺杀司马乂,皇甫商告发阴谋,司马乂诛杀了三人。于是司马颖与司马颙一起上表要求诛杀羊皇后之父羊玄之、左将军皇甫商等,并檄司马乂回府第。司马颙便以李含之死为由,使张方为督,统兵七万征讨长沙王司马乂。司马颖带领着原本要攻打张昌的军队,与颙将张方攻伐洛阳,以平原内史陆机为前锋都督、前将军、假节,督北中郎将王粹、冠军将军牵秀等诸军20余万,南向洛阳。混战规模愈益扩大。陆机居群士之右,而王粹、牵秀等皆有怨心,固辞都督。颖不许。颖左长史卢志心害机宠,言于颖曰:“陆机自比管、乐,拟君暗主,自古命将遣师,未有臣陵其君而可以济事者也。”颖默然。司马颖军到朝歌,每夜矛戟上发出像火焰一般地光来。之后进军屯河南,背靠清水为营垒。十月,陆机军与司马乂在激战,陆机军溃败,赴七里涧而死者如积焉,水为之不流,折损战将贾棱等十六人。孟玖等诬陷陆机,司马颖信其谗言,以为陆机将反,大怒,使牵秀收陆机、陆云。司马颖官属江统、蔡克、枣嵩等上疏曰:“统等闻人主圣明,臣下尽规,苟有所怀,不敢不献。昨闻教以陆机后失军期,师徒败绩,以法加刑,莫不谓当。诚足以肃齐三军,威示远近,所谓一人受戮,天下知诫者也。且闻重教,以机图为反逆,应加族诛,未知本末者,莫不疑惑。夫爵人于朝,与众共之;刑人于市,与众弃之。惟刑之恤,古人所慎。今明公兴举义兵,以除国难,四海同心,云合响应,罪人之命,悬于漏刻,泰平之期,不旦则夕矣。机兄弟并蒙拔擢,俱受重任,不当背罔极之恩,而向垂亡之寇;去泰山之安,而赴累卵之危也。直以机计虑浅近,不能董摄群帅,致果杀敌,进退之间,事有疑似,故令圣鉴未察其实耳。刑诛事大,言机有反逆之征,宜令王粹、牵秀检校其事。令事验显然,暴之万姓,然后加云等之诛,未足为晚。今此举措,实为太重,得则足令天下情服,失则必使四方心离,不可不令审谛,不可不令详慎。统等区区,非为陆云请一身之命,实虑此举有得失之机,敢竭愚戆,以备诽谤。”颖不纳。统等重请,颖迟回者三日。卢志又曰:“昔赵王杀中护军赵浚,赦其子骧,骧诣明公而击赵,即前事也。”蔡克入至颖前,叩头流血,曰:“云为孟玖所怨,远近莫不闻。今果见杀,罪无彰验,将令群心疑惑,窃为明公惜之。”僚属随克入者数十人,流涕固请,颖恻然有宥云色。孟玖扶颖入,催令杀云。最终还是诛夷了陆机三族。其后与张方一同进攻洛城。但战事维持数月,司马乂军奋力死战,次大破颖、颙联军,死伤六、七万人,张方亦打算撤退;同时常山人王舆合众万余人,打算袭击司马颖。可是,司空司马越却害怕缺粮中的司马乂军会挡不住,与几名殿中将领囚禁司马乂到金镛城。司马越向颖、颙投降,并送司马乂于张方营,张方残忍将其炙杀,而王舆被手下斩杀,全兵向司马颖投降。

中国干细胞专家排名

全国最权威肿瘤医院

NK干细胞治疗

国内好的肿瘤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