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氧化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氧化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终于成了别人的女人

发布时间:2020-07-13 16:25:51 阅读: 来源:高温氧化铝厂家

核心提示:2010年,深秋,冷风呼呼吹。我衣着单薄,站在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下,呆呆地望着前方,失神。眼泪一点点地凝聚在眼眶,如断线的珠子,温热地划落。今天,他结婚了,新娘不是我。张开双臂,转身,我成了一个局外人,我该情归何处?哭了,笑了,疯了...   2010年,深秋,冷风呼呼吹。

我衣着单薄,站在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下,呆呆地望着前方,失神。眼泪一点点地凝聚在眼眶,如断线的珠子,温热地划落。

今天,他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张开双臂,转身,我成了一个局外人,我该情归何处?

哭了,笑了,疯了。

他结婚了,死心吧,他不再属于我。

心中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再对他有任何妄念。

秋风一直吹啊吹,旋卷着片片金黄残叶,萦绕在我周身,而我,只越发心寒。

泪花浅浅凝聚,视线又一次模糊。

一路走过,对面,是熟悉的湖,在那儿,我和他度过了好多次好多次愉快的时光,他的宠爱,他的嘘寒问暖,他的包容……都已不再属于我!

此刻,他已携他的美娇娘步入婚姻的殿堂,他还会回忆曾经我和他每一分每一秒的爱情吗?

回忆是那么那么痛,一点点腐蚀我的心,让我疼得喘不过气来。

17岁:

“大叔!你当我男朋友好吗?”

“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我喜欢你呀!”

“我再想想好吗?明天给你答复!”

第二天,他答应了,他答应了!他答应做我男朋友了!那一刻,我觉得我好幸福,窝在他的怀中畅怀大笑。

晚上睡觉,我都沉浸在无比的兴奋与快乐中。

我们曾登上高山,跨越河流,驰骋草原…那么多那么多不可磨灭的回忆……

18岁:

“大叔,我已经把你当成未来的丈夫了。”我娇羞地依偎在他怀中望着他。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他温柔地亲吻我的唇,眼中全是笑意。

“我爱你,Z,我的大叔”我抱着他的头虔诚地亲吻他的脸颊,我深爱着的男人。

19岁: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你会怎么办?”

我好慌张地抱紧他,眼睛红红,“不准离开我,我会害怕。”

“跟你说笑呢,只是打个比方,不要哭了。”他温柔地替我拭去了眼泪。

“我害怕,好害怕忽然有一天,你不见了,好怕会失去你。我爱你啊,Z。”

他对我笑了,笑容中泛着点点不易察觉的泪光。

他怜惜地捧着我的脸亲吻,“我也爱你。”

一直以为我们会一直幸福下去。

然而有一天,他愧疚地看着我说:“若萍,对不起。”

“为什么跟我说对不起。”

“我要结婚了。”

“新娘却不是我。”心口像被巨石碾压过,我哭了,毫不保留我的痛苦。

“对不起!”

我紧紧抱着他,狠狠咬上他的唇,乞求地呢喃:“不要离开我,求你!”

“对不起,我爱你。”

最终,他掰开我的手,毫不犹豫地离开。

我蹲在地上,怔忡,嚎啕大哭。

他不要我了。

曾经对他的所有幻想,一瞬间都化为泡沫。

我失魂落魄地到酒吧买醉,喝了很多很多酒…头昏昏涨涨…辛烈的酒刺激着我的喉咙,我的胃,终于吐了。

眼眶中氤氲着雾气,我看向舞台上的他们,他们都在狂欢,而我知道,狂欢是一群人的孤独。

擦擦嘴角,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没走几步,轰然倒坍。

醒了,这里是哪里?我不知道,然而我看到了令我朝思暮想的那张脸。

那个男人,坐在床边,看到我醒来,怜惜地抱住我。

“不要自甘堕落。”

我冲他缺心眼地笑,“你还是心疼我的。”

他的眼底闪烁着复杂的光芒,不再说话,起身离开。那一瞬间,我迅速抱住他,诉说着这些天痛楚的情话,他的身体僵直着。

“我好想你。”

“这些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每天都活在回忆中,想你想到心脏发疼…”

“明知道不可能了,可是我对你依旧好多好多奢望,奢望你会回到我身边,奢望你会离婚娶我…我好想你啊,真的好想你…”

“Z,不要离开我,不要不理我,求你!”

空气似乎都凝固住了,然而,他掰开我的手,再次,离开,头也不回。

我笑着看着他的背影,泪水再次划落,苦涩,亦如这遥不可及的爱情。

擦擦温热的泪水,我想到了死去。

我想,死去了,所有痛苦都可以烟消云散吧。

我疯了。

深冬,大雪。

我穿着洁白的婚纱,赤着双脚像个玩偶般无神地走在雪地中,一步又一步,冰冷刺骨。

无情的雪花一直飘,铺天盖地。

我将要死去,我将要做一个最美的新娘,带着我心中的遗憾,心中的那个新郎,死去,远离痛苦…

我的眼前浮现出一片白茫茫的湖,我抬头,仰望灰蒙蒙的天空,如死水般的眼眸,笑了,笑出了泪。

泪花被凝结在脸上,苦涩,撕心裂肺。

“我终于要得到幸福了…”我看着冰冷的湖面好久好久,冷到失去知觉。终于,决定迈出死亡的第一步。

我冰冷的身体将会掩埋。

我的灵魂将会解脱。

跳下去。

这时,却有一个人凶狠地跑过来拉住我的手,将我扯回去,他大骂,“笨蛋!你这样对得起你父母吗?”

明泽的眼红了,他愤怒我这轻生的行为。

这时,我才想起还有深爱我的父母,我怎么可以抛弃他们!我竟然这么傻。

一瞬间,我醒悟过来,我微微地朝他一笑:“我会好好地活着。”

好多天过去了,他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眼前,而我,依然活在回忆中。

每天夜晚,翻看着往日的短信,回忆着种种甜蜜,潸然泪下。

有一天,我看到了他,呆呆地望着他,心中酸楚,视线模糊,痛到不能自已。向前迈一步,想要抓住他的手。

然而他从我身边经过,冷冷淡淡,头也不回。

这一年,时光如流水般悄然逝去。

当得知父母要我嫁给明泽时,我强烈反对,哭过,闹过。

我不想嫁给我不爱的男人,我不愿将就了自己。

我对他依旧存在遥不可及的奢望,疯狂跑到他那里,而他只淡淡说:“嫁了吧!”

嚅动的嘴唇再也抖不出任何字语,我被打入深渊,万劫不复,泣不成声。

新婚,我穿着洁白极地的美丽婚纱,挽着我的丈夫,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我的目光,略过眼前所有祝福的宾客,深深地定在他的脸上。

那双往日温柔的眼眸,此刻淡漠而毫无波动。

他放弃了我,我曾经如此深爱的男人,曾经诉说着那么多缠绵的情话,现在,一个冷淡的眼神,足以令我毙命。

我强忍悲伤,突然间释怀地笑了。

我终于成了别人的女人,而新郎,却不是你。

我想以后,也许会和丈夫日日冷战,会因跟丈夫合不来而离婚。

也许,我们会相敬如宾,有可爱的孩子,白头偕老。

然而,不论最终是什么结果,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永远无法被撼动。

Z,你知道吗?我心中的新郎,永远都是你。

梧州订制西装

萍乡工服定制

绍兴工作服订做

白山工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