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氧化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氧化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当时明月

发布时间:2019-06-24 19:06:59 阅读: 来源:高温氧化铝厂家

  冷子云走的时候,恋恋不舍。
  他白净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抚过我的眉眼。
  十三,我要回去了。再过些时日,我再来看你。
  我望着他柔情脉脉的眸子,一颗心几乎要酸得滴出水来。
  子云。我欲言又止。
  十三,我再回来时,就是我们的大婚之期。冷子云一把揽过我的肩。
  我倚在冷子云怀里,低着的头,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冷子云的公司在R市,Z市的办事处是今年新设立的。
  冷子云经常奔波在两市之间。每个月的上半个月,他在Z市,下半个月,他又回去R市。
  我没去过R市,虽然从Z市到R市坐车只需要三个小时。
  虽然,我们每个月只有一半的时间朝夕相处。
  我始终固执地认为,小别胜新婚。
  所以,我一直深陷在场这美轮美奂的爱情里,不能自己。
  
  和冷子云的认识只是一个偶然,一个俗得不能再俗的灰故事
  冷子云来Z市的第一天开着一辆黑色奥迪与上班第一天兴奋踩着单车的我擦身而过。
  因为惊慌失措,奥迪一过,我就连人带单车摔了出去。
  暖烘烘的尾气喷在摔痛的身体上,我不禁咬牙切齿咒骂开了:“哪个没长眼的孙子,有车了不起啊,本小姐诅咒你连人带车掉进粪池里……”
  “实在不好意思,你没事吧?”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就听见一个水色般的男声从身后传来。
  冷子云的声音真是好听,就像一阵和煦的春风,所到之处,疼痛立消。
  我转过脸,不偏不倚对上一双极其温柔的眼睛
  那个时候,我并不明白。
  温柔的背后,藏着万劫不复。
  
  我就这样爱上了他。
  爱上了这样一个有着温柔眼睛有着水色般声音的男人
  我上班的大楼在冷子云公司的对面,隔着一条单行道。
  我们早出晚归,朝夕相对。
  一直到月亮最明最亮最圆最满的那夜。
  每逢此夜,我们都会在露台上做爱,直到天明。
  
  月亮一天一天瘦下去。
  我的心情一天一天好起来。
  我知道,当另一轮新月升起时,冷子云就要回来了。
  只是这一次,我比以往更期盼。
  因为,冷子云说过,当他再回来时,就是我们结婚的时候了。
  冷子云,快回来吧。十三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等待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冷子云走了才十天,思念却像园子里疯长的草。
  分开这么多次,从来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
  期期艾艾,患得患失。
  是因为我更爱他了,还是,有了另一种期待?
  我自己都说不清楚。
  
  我站在露台上,看一轮明晃晃的月亮羞搭搭地躲进云层。
  冷子云,你是不是也同这月亮一般,躲进了我看不见的云里。
  十三,我有事,可能要延时归期。不必等我。
  我捧着手机,将这短短二十个字翻来覆去读了很久。
  读着读着,眼泪就掉下来。
  
  漫长的等待会将一个原本脆弱的人变成更加脆弱不堪。
  患得患失和期期艾艾使我愈加不安。
  还有我肚子里的小生命
  所有的一切都在叫嚣。
  
  我乘周末的大巴赶往R市。
  按照冷子云以前告诉我的地址,我找到了他的公司大楼。
  那是R市一个繁华的CBD,我坐在他公司大楼对面的星巴克里等他下班。
  五点。
  五点二十。
  五点半。
  六点。
  六点一十。
  六点二十。
  六点三十。
  七点。
  
  我终于忍不住给冷子云打电话
  电话被挂断了。
  再打,还是被挂断。
  望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空,我的心也一点一点跌进黑暗里。
  刚走出星巴克,迎面撞上一个熟悉的怀抱。
  
  子云。
  所有的难过和不安在这一瞬化为欣喜。
  我死死地抱住冷子云,生怕下一秒他就从我眼前消失了。
  十三,这里不是Z市。冷子云用力掰开我的手,脸上的表情是我所不熟悉的冷漠。
  你不该来的。
  我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这里不是Z市,你不该来的。冷子云的声音像一个魔咒,在我耳边念念不休。
  
  很快,我又听到另一个声音。
  老公,原来你在这里。我在车库等你好久都不见你下来。妈说BB发烧了,让我们早点赶回去。
  嗯。我们这就回去。冷子云瞥了我一眼,挽着娇妻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还是那辆黑色奥迪,还是那个车牌号码。
  天空突然下起了冰暴。
  一颗一颗打在脸上,和着我的眼泪。
  一直一直,流进心里去。
  
  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在逃回Z市的途中,我遇到一个叫公子卿的男人。
  我请他陪我去医院做人流。
  他替我熬了一个星期的鸡汤。

  赞                          (散文编辑:疏狂) 当时明月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0)0%待提高(0)0% ------分隔线----------------------------上一篇:未知 下一篇:未央收藏挑错推荐打印 相关文章导读时光,你慢慢走孩子,温柔以待柳絮飘落,风过无痕红苹果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作家选刊》12期)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岁月,请温柔待她愿每个马冬梅都被温柔对待(作家选刊12期)最念,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你的温柔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优美散文 左手老石

老石是这座城市的名人,更是这座城市里一张很响亮、很耀眼的名片。 老石只有一个左手...

袁袤翔:母亲的面容翻版在我今晨的脸上

夜半醒来,再也未能成眠。早晨起床,感觉眼疼。打开手机自拍,想看看眼睛有没有异样。...

晴空朗照,浣花溪的秋游情结

晴空朗照,浣花溪的秋游情结...

想你,父亲

想你,父亲骊山蜗牛 每当我的脑海里浮现小时候在阳春三月父亲扶犁架牛农垦时我躺在刚...

黄昏来客

暑假的黄昏,我和妻去老家村旁的小河边散步,忽见几个可爱的娃娃在放牛,他们悠闲地骑...

深爱是种能力,相守需要定力!

栊头明月,相思深埋桂冢,槛外秋风,长烟轻拂衣袂。南丘回雁,黄花瘦来清影去,北阙奏...

热点散文 红袖添香搅乱你那池春水读书的境界亲爱的,你还好吗?霞牵挂惊蛰大城市里的乡村爱情“疯狂”老师来我校老师也有“追星族”本版

激光冷却水箱

母婴产品加盟店

水冷式工业冷水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