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氧化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氧化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亡灵的召唤

发布时间:2019-06-07 03:16:23 阅读: 来源:高温氧化铝厂家

毕业季的校园总是冲斥着欢快与感伤,两种并存的感情让小媛与同寝室的室友们做出了一个这样的决定。

“小媛,你家不是在老革命根据地吗?反正现在工作也还没有着落,不如就跟你一起去看看?咱们以后就各奔东西了,这样难得在一起同行,我们就当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怎么样?”方美丽说着青春洋溢的脸上都是兴奋。

“姐妹们,还等什么?快收拾东西去”小媛说完率先跳到自己的床上,房间里不断的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就跟八国联军扫荡是的,人影所到之处无不是‘三光’政策,半小时后,寝室里的声音才渐渐平息下来。

她们三个看着放在寝室中间大大小小的战利品,再看看光秃秃的床板,相视而笑,清脆的笑声如甘甜的雨露,撒在了寝室的每个角落,往日里小小的摩擦都化作尘土,消失在脚下。

她们将东西都寄存在了学校的门卫大爷那,只背着小小的行囊踏上了去往南京的火车,火车的‘哐哐’声驶了很久,终于在天黑前赶到了南京的旅店。

看着斑驳的铁轨,有些年头了,依然为人民服务着,方美丽心里有些感慨。

“干嘛呢?还不快走,要不然赶不上房间了”这个点怕是不好定房间了,她们是临时起意的,事先也没做任何的准备。

“来了,来了”边说着边拖着行李箱向前小跑起来,恨不能三步并作一步走,生怕去晚了,她们真的会露宿街头。

哈哈哈――

看着她走路滑稽的样,身后的姐妹们都不地道的大笑出声,引来旁边路过人的视线。

“呃,好了,快成动物园的猴子了,快走吧”小媛脸上一红,拉起旁边的两人迅速的走进了旅店。

正好剩下四间空房,不得不说她们的运气很好。

提着行李走进房间,房间算整洁,一盏橘黄的灯挂在头顶,照的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柔和的气息,让她们疲惫的心舒适了不少。

夜幕很快降临在这座旅店,斑驳泛黑的墙面看上去有些许阴森,四人很快收拾好自己躺在了床上,身下的床很硬薄薄的褥子就像躺在了床板上,咯的小媛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双眼皮重的像是千斤闸,重重的砸了下来,迷迷糊糊中,耳边传来了痛呼的声音。

她们的房间是每两个人紧挨在一起的,中间只隔了一个房间,小媛快速的穿上衣服她有些担心同伴的安危。

“美丽,美丽开门”她将门板砸的‘砰砰’响,响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着,配着走廊尽头昏暗中灯光,让小媛的心跳更加剧烈。

“谁啊,来了来了,撞鬼了”说着猛然将房门打开,小媛被晃的一个趔趄,跌进了方美丽的怀里。

“小媛你没事吧”说着顺手将她扶正“这大半夜的,你不好好在你房间里休息,跑出来干嘛?”她刚刚的好梦被惊醒了,心里有丝怨气正无处发泄,一脸的不痛快。

“难道,刚刚的惊叫声,你没有听见吗?”小媛心里不安的说。

“我什么都没有听到,别疑神疑鬼了,快去睡吧”打着哈欠就躺在了自己床上,没一会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小媛不安的心这才放下。

可她不敢再回自己的房间,靠着方美丽的床将就着睡了一晚,次日天还黑暗着,差不多三四点钟的样子,就听到走廊里来回走动的脚步声,脚步声在走廊的尽头停了下来,那是她另外两个室友居住的地方。

砰砰——

更加剧烈的砸门声响了起来,将熟睡中的两人惊醒,很快她们穿戴好,将房门打开了。门外站着两个穿着制服的人,他们表情凶恶厉声的质问:“你们有看到过照片上的人吗?”他们的手里拿着一张模糊的照片,有一半已经烧掉了,只能依希的看出,照片上是个女人。

小媛跟方美丽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互相搀扶着“没有,我们,没有见过”制服人好像不信,一把将她们俩个人推开,就在他那粗壮的胳膊碰到小媛时,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冰冷冻的打了一个哆嗦,那个人就像是一个移动的活冰箱,能瞬间就将你冰冻住。

他那电子眼般的双眸,在狭小的房间里来回的扫视着,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藏人的地方,可就在他们俩个人准备出去时,房间底矮的床底下响起了轻微的撞击声。

难道方美丽的房间里真的藏着人?还是这个人一直都在?她们两个人对视了一秒钟,都从对方放大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眼中的震惊跟恐惧。

床板很快被两个人掀起,一个满身是伤的女人蜷缩在地上,看到两人制服人,左边被刀子割破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接着是面如死灰,仿佛所有的生气瞬间被抽离了身体。

两个制服人凶恶的将手里的人提起,左右各架着一边,脸上的笑阴森可怖,毛骨悚然。女人就像个没有生气的布娃娃,两条腿耷拉着被他们拖着走了出去,在经过小媛她们身边的时候,脸含哀求的向她们看来,希望她们能读懂那无声的诉说。

她们极力的降低她们的存在感,生怕被制服人发现她们窝藏逃犯,而牵连她们,而她们却想多了,制服人从发现那个女人后连个眼角都没有施舍给她们。

受伤的女人在快出房门口的时候,向小媛她们扑来,用她那血肉模糊的十指,极力的想抓住她们,可能她的手指头早就已经被折断了,尽管已经够到了她们的衣襟,可只是在上面留下了十道血淋淋的痕迹,一路向下扑在了地上。

小媛跟方美丽同时惊呼出声,挺立的胸膛还在上下起伏,张大的嘴巴像是大旱时鱼儿遇到了水,光洁的额头上被密密麻麻的汗水覆盖,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

她们互相看了彼此一眼,然后同时疯子般向着对面的房间跑去。

外面四五点钟的天气还雾霭朦胧,她们的好友将房门打开,看着眼前了两个光脚披头散发的女人,都吓了一跳。

“你们俩这是怎么了?被鬼追啊?”她们聚集在一个房间里,同时蹲在一起,互相依偎着,安慰着两个已经神精有些错乱的同学。

黑暗被曙光代替,铁轨的喧嚣声从不远处传来,小媛跟美丽精神也都好些了,她们同时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相视而笑。

警察很快来了,将方美丽房间里的床掀了起来,可并没有发现她们嘴里的那个女人,小媛肯定的语气让警察不得不相信,他们又拿来一个铁锹,没几下就碰到了东西,他们挖开后竟然是一堆白骨,白骨的手指都已经断掉,没有了皮肉的连接掉在了地上,脊柱程弯曲状,脸骨有一道割痕。

这就是昨天小媛她们见到的那个女人,警察后来经过化验,得出她已经是死了近七十多年了,她很可能就是在南京大屠杀时村里的妇女,而那两个制服人很可能就是来抓她的日本人。

小媛几个将白骨收敛了,带回了家乡,小媛的家人帮她找了块有山有水的地方,安葬了她,后来那个地方经常能听见解放时美妙的歌声。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恐怖玩偶》

《东北保家仙之常三太奶》

大冶建筑资质代办

万能电子材料试验机报价

十堰施工总承包资质代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