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氧化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氧化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扬刘明康说房价暴跌也不会全面影响银行我相信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9:15 阅读: 来源:高温氧化铝厂家

李扬:刘明康说房价暴跌也不会全面影响银行 我相信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  5月11日,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在接受凤凰网独家专访时表示,现在一定要破除一个传统观念,即过去十几年甚至更久前,人们认为经济增速滑到七点多,中央马上就会强刺激,实际则不是这样的。

“我们现在追求的是7.5左右的速度,这跟过去平均9.8有相当大的落差。我们要有一个定力,使得从政府到企业,再到居民都要习惯和熟悉,学会在新的平台上去安排生产,生活和其他活动。也就是说,首先我们要接受这种状况,并不要认为这种状况需要把它刺激起来。”李扬表示。  他透露,央行会在年初的基础上,做一点稍微的调整,就能够满足7.5%左右的增长目标,会有一些微调,但是大的格局,目前是没有必要再调整。  要破除旧观念——经济下滑央行就会强刺激  凤凰网:在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金融系统会不会进一步采取刺激措施,大规模地向市场“输血”,维持经济增速?昨天小川行长也提到不会出台大规模的刺激政策,但外界仍是持猜疑的态度。您的看法是?  李杨:周小川行长这么说是有根据的,而且也是负责任的说法。我认为,大家一定要破除一个传统观念,即过去十几年甚至更久之前,人们认为经济滑到七点多,中央马上就会强刺激,就像2008年那次,实际则不是这样的。  第一,大家要明白,我们现在追求的是7.5左右的速度,这跟过去平均9.8有相当大的落差。我们要有一个定力,使得从政府到企业,再到居民都要习惯和熟悉,学会在新的平台上去安排生产,生活和其他活动。也就是说,首先我们要接受这种状况,并不要认为这种状况需要把它刺激起来。  第二,所谓刺激,就是比年初的安排力度更大一点。年初的安排无论是货币供应、贷款增长,以及融资的各种安排,都不比过去少。现在一旦搞清楚了,我们在年初的基础上再增加,做一点稍微的调整,就能够满足7.5%左右的增长目标。会有一些微调,比如说对农业、小微,会有一些微调,但是大的格局,目前是没有必要再调整。  过去认为政府要担当所有的金融风险是错误的  凤凰网:最近,一些P2P公司和债券公司出现“跑路”,资金断裂现象,加之银行信贷收紧,您认为这会不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李杨:目前还没有到这种程度,P2P公司跑路、刚性对付等问题,现在还不足以说明系统性金融风险。金融总有风险的,尽管7.5%的经济增长速度很好,但是从9%、10%落到7.5%本身就有风险,经济风险是客观存在的。  过去,我们过于担心这个东西,出一点事就调控,这样使得大家存在依赖感,而且潜在认为所有的风险政府都要担当。十八届三中全会金融改革《决定》部分,提到要形成市场化的风险承担机制,这本身也不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要求。  在一个正常运行的金融体系中,每年有若干家金融机构倒闭,有一些金融活动出现问题,这是正常的。当然,我们现在需要努力创造一个市场化的管控金融风险的机制,大家应该把眼光放在这上面。  我们的方向是要让风险能够暴露,但更重要的方向是在暴露出的风险中,用市场化的手段去解决,包括存款保险制度。我们不能天天说市场化,获得市场化的收益,但是不愿意承担市场化的风险。  说中国楼市崩盘是夸大其词  凤凰网:最近中国部分地方楼市出现救市状况,外界有楼市将要崩盘的说法。您是如何看待目前中国楼市状况的?  李杨:崩盘肯定是夸大其词了,我认为中国楼市是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这么说的根据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 就是基于中国城镇化战略的改变。之所以说城镇化战略和楼市有关,主要是因为过去大家在论证楼市的时候,说它有多少年的刚性需求,其实主要的根据就是中国还会有十几年的城镇化,至少是十几年的时间。每一年至少有上千万,甚至更多的人进入城市,这些人都需要买房,所以是刚性支撑了中国的住房市场。这是基于传统的城镇化的概念。  第二, 我们要注意到到从去年到现在,中央关于城镇化的一些战略有了非常大的调整。我认为,最大的调整就是城镇化问题被放在“城乡一体化”大的框架下面来讨论了。而在城乡一体化大框架下讨论城镇化,有几个问题是过去不太关注的:  首先是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有关,和土地市场一体化建设有关。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城乡一体化部分的论述以及结构,很有意思,里面提到四个问题:第一个是农业现代化,农业生产组织形式现代化、规模化。  我认为这点和过去相比有一个很重大的推进,就是农业成为一个职业,并不是像过去那样这个职业和农民的身份、农村人完全绑在一起。现在成为一个职业,意味着可以有社会资本进入农业。  第二个变化是要确权。农民关于土地的权利要确认,主要是三个权,分别是承包权、宅基地权和农村建设用地权。当然这三项权有所不同,但是这些都是农民的权。  第三个变化是这些权利是可以交易的。确权之后,解决了什么问题呢?就是中国历史上反复出现的农民一旦离开土地,就会成为流民,无地、无业、无收入,这会对中国社会造成非常大的动荡性影响。  在三中全会里面讲到,如果农民脱离农业,仍然拥有对土地的权利,即自主权、土地承包权和农村建设用地权。经济学中认为,权利必须能够交易,能交易的权利才是资产。而上述权利中,第三点就是权利可以交易的,包括可以抵押、流转、继承等等,可以交易这就形成了市场。  第四个问题才谈到城镇化。经过这些变化后,我认为对城镇化最大的影响就是,农民未必愿意以放弃土地权利的方式,而成为市民。我们中国社会科学院现在有五个调查组到各地去调查,上个星期有一个成果的简单汇报,大家共同谈到,有了土地的农民不愿意“被市民化”。如果这些人不愿意“被市民化”,那么,此前说的一年要有一千万人进城购房的说法,就需要重新讨论。  我觉得这是根本性的问题,将对房地产市场产生转折性的影响,并且在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决策过程中,人们会逐渐发现这一点。  再一个问题,就是建立全国统一的不动产登记体系,由国土部一位副部长牵头成立了不动产登记局,按计划6月份正式启动。我想大家都会很清楚,建立全国统一的不动产登记体系的作用,就是让一个非常复杂,并且长期以来基本上是不了解其中层层内幕市场,可以逐渐透明化。从而,我们可以第一次知道中国有多少房。  改革初期曾做过一次房地产调查,后来多次说要调查到底有多少房子,但一直没有成立。这是一个长期性,系统化,体制化的登记系统。这个系统一旦发挥作用,就会产生水落石出的效果。很多有房子的人,或者房子可能有不正当情况的人就要处置,同时,也会揭示到底谁有房、谁没有房、谁在那儿喊、喊的到底是什么。  水落石出的影响绝不可小觑,这个效应能抵过很多政策,现在这个效应已经开始显示了,前几天媒体报道,中国有很多人在卖高档房等等。  中国房地产市场是一个地域性很强的市场  凤凰网:对,不少分析认为,卖高档房的人其中有部分是,由于不正当渠道取得房子的。  李杨:的确,从反腐或其他角度,我们也能看到这种水落石出的所产生的效果。  第三, 我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已经过一个大概完整的周期。经过一个完整的周期后,人们对房地产市场开始有了正确的认识。此前,人们对于房地产市场没有正确的认识,认为它永远是涨的,但这也不可能;也有人不断唱空,说要跌,但总也没有看见跌。它涨是什么根据、跌是什么原因,经过一个周期之后,我们大概才能看清楚原因。  此前,我们就有一个判断,即房地产市场是一个地域性很强的市场,本质上是一个地域市场。在北京看到的现象和在一个小县城看到的现象,是不可能一样的。中国如此之大,从中央到地方,五级政府,也有的分为一线、二线、三线、四线、五线城市,如此不同,地域性就充分显示出来了。  新型城镇化的战略中谈到,像北上广深是严格限制房地产市场,二线城市,省会城市和中心则是另一种情况,实际上是放开,但是有条件的放开,再往下的城市则是完全放开,进入以及退出都是完全自由的。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房地产市场就会显示出非常大的差异性。  即使房地产暴跌也不会对银行产生系统性全面影响  凤凰网综合:不过,现在一些二三线城市也出现了“鬼城”现象,外界唱空也比较多。  李杨:唱空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在新型城镇化战略下,某个县城现有30万人,却按照100万人来规划城市,到底谁回来?达不到这一目标,规划的是不是就落空了?在这种情况,“鬼城”其实是会发生的。  加之,现在经济增长速度下行,与原来10%的增长时代,毕竟不同了,对于房地产市场的外溢效应也是不一样的。同时,还有地方融资平台困境、土地市场的限制,我想这些都会对房地产市场产生一个调整性的影响。  有很多人拿日本、美国的经验来套中国,我觉得这是错误的。中国很多人的房子还不像美国那样完全是用金融杠杆,中国会有一些,但中国住房市场的金融杠杆率是相当低的。同时,中国提供住房贷款的金融机构防范措施也是相当多,而且准备的也很早。前证监会主席刘明康,两年前回答这个问题曾说到,中国银行体系做过压力测试,测试的结果显示,即使房价跌很多,也不会对银行产生系统性的全面影响。我想他的话,我们还是应当相信的。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